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P生活帮 >好好睡吧,你值得一场无梦的睡眠——李屏瑶与她的《无眠》 >
文章信息

好好睡吧,你值得一场无梦的睡眠——李屏瑶与她的《无眠》

作者:   发表于:2020-07-02  分类:P生活帮 

好好睡吧,你值得一场无梦的睡眠——李屏瑶与她的《无眠》

继「女同志不自杀的故事」《向光植物》后,李屏瑶推出新书《无眠》,内容与《向光植物》恰成对比,讨论了失眠,也讨论自杀。

《无眠》是李屏瑶的剧作,去年底台北小花剧团将之搬上舞台,在牯岭街小剧场满座演出,甚至受邀到云南昆明演出;绕了一大圈的巡演之路,今年3月才由逗点文创结社出版。该书分成两个部分,前半部是剧本〈无眠〉,后半部则是李屏瑶的日记结集〈夜行动物〉。顾名思义,〈夜行动物〉是李屏瑶在每一个失眠夜里与自身灵魂的对话,历经十年,从少女的幽微心事到成年后对于社会不公不义的深刻反省。

总编辑陈夏民在瑯嬛书店举办的发表会现场提到,〈夜行动物〉原本打算以zine的形式搭配《向光植物》作为赠品,但当下因故取消,后来才发现〈夜行动物〉放在《无眠》里最适合不过。「因为睡不着所以夜行,呼应〈无眠〉,甚至也有小光在创作〈无眠〉时的幽微心境,对比之下,有很多阅读乐趣。」

李屏瑶则在〈夜行动物〉回忆起当时无比青涩的自己,喟叹那时可以将还未经驯化的文字写下来,如今,她下笔时总会节制,斟酌取捨。被问到〈夜行动物〉的私密性,小光直言:「想到有些日记会被读到,实在太令人害羞!」

李屏瑶过往创作剧本时,曾被学校教授质疑其中同志角色的「功能性」,但她反诘:「为什幺不去问书中其他异性恋角色的功能性?」对她来说,同志的存在是自然的,不需要特别标籤。而放在文学、戏剧里亦然,不必视为一种特殊身分的言说,当然也不需要承载特别的功能性。

陈夏民指出:「《向光植物》是女校的故事,是单一性别的、是封闭的。《无眠》则是开放的,面向社会的。遗物整理员的角色设定,让她可介入每个人的空间,而房间藏不住祕密,是反映一个人的容器。」例如书里面那连女儿都生厌的中年男子,也有无法说出口的曲折心事。谈到这角色,李屏瑶说:「写作者往往要写自己最讨厌的东西,愈是要能理解这个讨厌的对象。我讨厌那种猥琐中年男子,但也让我想了解是什幺让他长成今天这个状态。」

李屏瑶让一位遗物整理员透过与亡者幽灵的对话,倾听亡者们对这俗世的留恋。《无眠》看似黑暗无光,其实是带观众直逼死亡,从人鬼面临的抉择与挣扎中,体悟「生」之可贵。李屏瑶非常喜欢书封与书末猫走进夹缝中的插画意象,在生与死、日与夜的交界之处,彷彿穿梭在生命裂缝中的那些时刻。

李屏瑶说,如同「抓漏」的概念,她想藉由《无眠》的场景、对话,去填补一些人生命的裂缝。《无眠》虽谈失眠、谈死亡,但在黑暗冷寂中,仍放入了暧暧暖光,也许就在某些时刻里成为支撑某个人愿意再向前走一步的幽微力量。《无眠》与《向光植物》的设计概念相同,将书衣拿掉,显露出来的是全英文书封,对应书名的却不是理所当然的insomnia或是sleeplessness,而是一个合成字sleeplease。是啊,Sleep, please。这也是一名曾经长期失眠、直视身旁友人或自我自杀欲望的创作者,对所有失眠者、无法安息者的祈愿。